GG热搜
【美魔女生活】(1~5) 作者:fangjoe24
匿名用户
2024-02-23
次访问
  字数:13208美魔女的生活(ㄧ、二)先說,這篇文章完全是受到W大的刺激,所以我以他母親為模型,將一些腦中幻想、腦補的事情全部化為文字,並且設計一些橋段,這純粹是個純幻想文。第二,本來是不想發這篇文的,因為我還是滿心期待W大可以更新他的文章,只是這陣子W大可能事情繁忙,所以等了甚久,也還是沒有辦法看到新文章的更新,所以才想用自己的語言去讓自己腦海中想像的劇情轉變為文章。第三,為了代表獨創,所以我不想讓別的地方可以轉載這篇文章,也希望大家可以體諒及配合,自己文筆不好,總覺得沒有什麼創作經驗之下就這樣寫了出來,如果一切不妥,我會自刪.作者:fangjoe24首發、獨發:春滿四合院美魔女的生活(ㄧ)「各位親愛的家長,在此謝謝您們的光臨,如今,即將開始我們的畢業典禮,先請畢業生代表致辭……」我是王靜蕾,今年40歲,今天是我讀高中的兒子家俊的畢業典禮,望著跟同學站在一起的兒子,長的真是英俊挺拔,活像,活像我那許久沒有聯絡的老公,我一邊跟家人聊著天,一邊望向我的兒子,時光彷彿又回到了他很小的時候……還記得那是我們生命中生活最困頓的時候,老公生意失敗,外面欠了很多錢,雖然我在一家電視台裡面擔任女主播,但是我賺來的錢根本還不清他所欠下的債務。我們家最主要的債主,是我先生的一位朋友,長得又黑又醜,大家都管他叫黑狗。其實我看到他的第一眼就覺得很討厭了,小小的三角眼,看著我的時候,眼睛都不太老實,直往我身上飄,尤其是他跟我說:「嫂子,妳播報的電視新聞,我都有在看哦」,我看到他嘴角揚起而笑的那副嘴臉,线; 一開始老公還說會一起負責任面對,只是過了一段時間之後,他就不見蹤影,一些冤親債主分別找上門來討債,讓我除了面對白天的工作壓力之外,晚上還得回家面對這些討債人的惡言相向。對我來說,這一切都很難面對,曾經有想要學老公一樣一走了之,但是每次想到兒子他對著我天真無邪的笑容,說實在的,再怎麼辛苦都值得了。只是,為了解除這些壓力,我習慣在夜深人靜的時候,放鬆自己,讓自己活在快樂裡面,於是,我開始自慰,尋求肉體上的快感來解脫自己現實的痛苦。只是這就像貪吃的小孩,一而再、再而三的,在夜裡,眾人已經睡著的時候,我會將心情放鬆,點著一盞小燈,將自己的乳房露出來,這一點是有點危險的,因為我的兒子睡在我的旁邊而已,這一切都要小心翼翼,畢竟在他的心裡,我是他崇敬的母親,而我這一丁點的「壞習慣」,可千萬不能讓他發現. 這一天,我依然照著往常的動作,用右手愛撫著我的乳房,時揉時捻,輕輕地挑逗自己的乳頭,我的乳頭隨著我的愛撫,悄悄的硬了起來,我已經感覺小穴有點濕潤。接著我拿出我藏在枕頭下的黃書,這是以前我老公要跟我性愛之前總會和我一起看的書籍,畫面裡面有著極大尺度的暴露,男女性器官非常的明顯並且有加以特寫,我總是習慣想像自己是書裡面的女人,此時正大尺度的張開我的雙腳,將我的小穴撐開到最大,讓人可以清楚地看到裡面的皺摺。我隨即陷入了一連串情色畫面的想像,書刊裡面的男女之間激情的性愛姿勢,這就是我,我需要男人,我需要男人來征服我,不知不覺的,小穴那裡開始有了很大的感覺,於是,我的左手開始順著我的性感帶一路往下,探向我的小穴裡面。我知道怎麼愛撫我自己會得到最大的快感,我的手指探進了內褲裡面,愛撫著穴口處的器官,由陰唇、陰蒂到陰核,我不斷來回的摩擦,用手去感知著他們的刺激,我的小穴很快有了感覺,越來越顯得濕潤,要忍住不叫出聲是件困難的事,只是兒子在旁,我真的不敢放聲大叫,我只好用小小的悶聲去代表我的快感。「唔唔……啊」,當我真的發出這個聲音時,我有點嚇了一跳,隨即看向旁邊的兒子,只見他睡得很安穩,所以我更加的大膽起來,我不斷地將右手指快速摩擦我的陰蒂,並且用左手插入我的陰道內,不斷地進出,我的下體開始有了很大的反應,此時的我已經累積一定的高峰,並且開始發出微微的叫聲,我想我即將快要進入高潮了。突然之間,我的兒子醒了過來,回頭問我:「媽媽,這麼晚了,妳還沒睡?」我嚇了一大跳,但是這樣的驚嚇伴隨著刺激,我在那一刻達到了高潮,下體的愛液不斷湧了出來,只是我用小棉被蓋住,沒有讓我兒子看到。我那時候停頓了一下,隨即回答我的兒子:「沒有啊,你怎麼還沒有睡?」我兒子彷彿想要了解得更透徹,追問著我:「那媽媽妳剛剛有沒有覺得有地震,床一直的動?」我怎麼能跟他說那是我在自慰,他這麼小現在還不會知道,只是不曉得他長大之後會不會知道了。我再次跟他確認說:「沒有地震啊,你可能睡迷糊了,快點去睡吧!」隨即將她抱入了我的懷裡,只是這時我才發現,原來我的胸罩還沒有穿上,有夠害羞的。抱了他一陣子之後,兒子終於又被我哄上了床,而我將胸前的胸罩重新穿好,於是昏昏沈沈的睡著了。「媽,媽,妳在想什麼,大家都要找你拍照了」,我的兒子在遠處呼喚著我,我一時之間回過了神,看向我們這群要為兒子祝福的親朋好友都已經連忙排好了位置,兒子正找著自己的死黨想要一起入鏡,大家正招手要我過去一起照相,我隨即走向前方。我們接連拍了好幾張的相,其中,有一張是我要大家一定要為我照的,我想要跟兒子獨照的,我站在兒子的左邊,用我的右手勾住了他,也算讓我勾住了我心中的驕傲,這張照片裡面,我們兩個人都笑得好開心,好燦爛。美魔女的生活(二)兒子畢業的這天晚上,我因為特別開心,所以在跟著家人一起吃晚餐的時候,我特別點了幾瓶紅酒,席會上大家互相乾杯,我兒子跟我都喝的比較多,直到後來,我已經不勝酒力,於是我的小姑便要她的老公JOHN開車載著我們回家。我最後的記憶是,JOHN將我放在駕駛座旁邊,兒子坐在車後邊睡著,因為太過疲倦,我已昏沉睡去。這一夜,我做了一個噩夢,夢到了過去被追債的日子,在夢中,我赤裸著全身,被一個人,我非常討厭的人,用著他的肉棒狠狠撞擊我的下體,我不停的哀嚎、求饒,但是下體傳來的刺激感還是讓我非常放蕩,直到後來我到了高潮,身體癱軟躺在床上。他還沒有射精,還將他的肉棒插在我的小穴裡,他看著無力的我,啃咬吸吮著我的乳頭,我又被他的行為挑逗了起來,突然之間,他將頭抬了起來,問著我說:「妳兒子還在他房間是吧!?」我跟他說道:「他,他不在……,你問這個幹嘛?」他對著我說:「妳少騙我了,剛剛明明我來找妳的時候,他還躲進房間裡讓我看到」我:「你想要幹什麼?」他:「妳不用問那麼多,哈哈」接著他將我抱了起來,用下體插著我的方式走到我兒子的房間面前,說要讓我的兒子觀賞他的母親是多麼淫蕩的女人。我的兒子是那麼的純潔,而我,現在這樣的畫面絕對不能讓他看見,我一直苦苦哀求著他,並且向他喊著「不要,不要,不要在我兒子面前……」,只是他仍然一手扶著我的身體保持平衡,另一隻手伸向手把準備開門,正當門房打開的時候……「不要」,我突然醒了過來,睜開了雙眼之後,坐了起來,感覺這一切如夢似幻的場景,好像真實發生過一般。我全身都濕透了,我開了房間的燈坐了起來,胸口還在不停的顫動著,幸好剛剛那一切都只是個夢,看到桌上留了一張紙條,是JOHN留下來的。「親愛的蕾,因為妳剛剛酒醉睡得太熟了,原諒我沒有叫醒你便把妳抱回房間裡,妳放心,家俊在他的房裡,JOHN」原來如此,JOHN還真不虧是個細心的人,只是看著自己,今天參加兒子畢業典禮的那套白洋裝已被換了下來,身上穿著的是我的家居服,胸罩也沒有穿戴整齊,可能是我在睡覺的時候被弄歪了吧。因為全身濕黏黏的,於是我想去洗個澡,順便看一下兒子家俊。打開了他房間的門,他睡得很熟,我走向前去幫他把被子鋪好,順便在他額頭上親了一下,便離開了房間. 我走回房間關上了門,將身上的衣服脫個精光,在鏡子面前照了一下,雖然我已經不再年輕,但是,對於自己的身材還是挺有自信的,我的胸部約有36D,兩顆白嫩的乳房彷彿少女般的挺立,乳頭還是粉紅色的,絲毫沒有受到年齡的影響,我在鏡子前面轉了幾圈,自言自語說道:「這腰間以及屁股肉,好像有點大了不少,不行,我最近要在黃昏的時候騎著單車去運動一下」正當我看的正入神的時候,突然傳出門外「喀擦」的一聲,我驚呼「誰?」,並且趕緊先拿一條浴巾將我的身體包覆起來,我隨即走向門外,正好看見家俊伸個懶腰正走出房門,對著我說:「媽,妳怎麼了?」我「沒事,只是剛剛在房間內準備去洗澡,突然聽見門外有聲音,連忙出來看一下」家俊:「哦,那應該是門沒有關好吧,我想喝水,媽,妳要喝嗎?」我:「家俊,謝謝你,我想先去洗澡,洗完澡之後我會自己倒來喝,夜深了,你喝完水也就趕緊回房睡去」家俊:「嗯,我知道了,媽妳也早點休息哦,晚安」我:「晚安」我走回房間尋思:「剛剛我明明有關門的,怎麼會?可能是我門沒有關好吧!」於是我走向房間內的浴室開始沖澡,我將沐浴乳塗抹全身,並且讓熱水沖著我的身體,我的眼睛閉了起來,又想起那個討厭的過去,那隻黑狗……待續美魔女的生活(三、四)今天剛好請假在家,一天之間就打了很多,腦海裡面很多劇情彷彿停不下來,先謝謝論壇裡的好文跟精彩圖片可以讓我文思泉湧,另外這一段主要還是在鋪陳劇情,所以沒有肉戲,不過我本來就是寫這篇文章來看爽的,所以一定會有肉戲的情節,只是為了要有前後連貫,所以才要多講這些事情。最後,文筆不好,劇情內可能還存有諸多錯字或不合理處,請大家多多包涵。作者:fangjoe24首發、獨發:春滿四合院美魔女的生活(三)那是段不堪回首的回憶,正確來說,我希望我的生命中從來沒有發生過這件事,我的家庭曾經因為我老公的破產而弄得人事目全非,生活被債務追得很緊,白天上了主播台,我用我的專業播報著新聞,當講到一些因為討債而發生憾事的新聞,心頭都會為之一震,因為那會有可能是我的處境,只是我不能這麼做,因為我要為了我心愛的兒子努力的過生活,撫養他長大。這一天,我完成了播報的工作,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到了家,在客廳沙發上坐著一個人,是我最不想見到的人,黑狗,大家都這麼叫他,對我來說,他的名字根本不重要,所以我不會想去了解他的本名。「你今天來我家做什麼,你怎麼進來的?」「嫂子,別生氣,我當然不是破門而入的,我是讓你的兒子家俊開門讓我進來的,嘿嘿」「家俊,(怎麼這麼不懂事,竟然讓這種人進來房裡),家俊呢?他人怎麼不在屋子裡?」「嘿嘿,我們要開始講一些大人的話題,當然不適合讓他在現場,所以我讓我的手下帶著他去外面玩玩,待會再回家」我憤怒地看著眼前這位屌兒啷當,抖著腳的黑狗,不發一語. 「嫂子,我看我們就不用再假裝了,我們打開天窗說亮話吧,妳丈夫欠我的錢,你打算幾時還我?」「那不是我欠你的錢,你要討,去找他要!」「找他,他都不知道跑哪裡去了,我這筆錢不是小數目,五千萬,妳想這樣耍個賴就算了嗎?」「我不知道,我沒有錢,你不是不知道!」「嫂子,妳這個美女主播會沒有錢,我是不知道妳們電視台的老闆,如果知道這件事情,妳的工作會有什麼影響?」「你,……」見我沒有回話,黑狗繼續說下去:「我也不想逼死妳,只是妳總得拿出妳的誠意來談這件事情……」身為我們家最大且唯一的債主,黑狗他對我說話的內容從來都不會客氣,只是,或許他還有某個目的想要完成,所以他並不會對我恐嚇,或惡言相向,只是我也可以猜到,他到底想要的是什麼.「那你說,你到底想要什麼?」「嫂子,我想我們就打開天窗說亮話好了,妳一個女人家,總不能沒有男人照顧,我想,身為妳老公的好朋友,好兄弟,我是有責任跟義務照顧妳跟家俊的,不然別人會怪我沒有盡到作兄弟的責任。只是,妳們欠我那麼多錢,又要我照顧妳們母子,我做慈善企業也不是這樣子做的,所以我想來想去,想到一個好方法,希望妳能夠答應。」聽著黑狗的滿嘴屁話,我的心頭火都快起來了,只是現在的我並沒有辦法去反駁他,只能對他說著:「什麼好方法,你說說看」「嫂子,那我就直說了,妳也知道,我是個生意人,在外面經常會有一些聚會跟應酬,這幾年我只忙著賺錢,卻忘了自己都是孤家寡人一個,所以我需要有一個女伴,漂亮到會讓人羨慕驚豔的女伴,我找來找去都沒有辦法找到我的女伴,那是因為,我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妳,美女主播,具有高知名度,長得是既美麗又有智慧,可羨煞死其他女人囉。如果讓妳陪著我去談生意,那談成的機會一定會大得多,只要我有哪一筆生意談成了,那筆生意所賺來的錢,就當是你老公將欠我的錢還給了我,妳覺得呢?」確實依現在的情況來說,這樣真的是一個可以還錢的好方法,只是,這黑狗要的絕對不止如此……「嫂子,妳就別想那麼多了,我保證絕對只是交際應酬,妳不為自己想,也要為你的兒子家俊想一想」黑狗邊說著這些話,邊起身走向我身邊撫著我的腰。家俊,我的兒子,我堅持下去的希望,為了他,我只好咬著牙答應黑狗。「好,只是……這件事不能告訴家俊,我不想讓他知道太多」我邊說邊將黑狗的手給推開. 「嫂子,那當然,我不會跟家俊說的,妳放心」黑狗對著我就是一臉噁心的笑容,眼睛都快陷在肉裡面看不到了。「如果沒有別的事,你是不是可以離開了,我今天很忙,我想休息,順便叫你手下將家俊帶回來」我邊說邊將黑狗推向門口。「等等,嫂子,我話還沒有說完,妳……妳家裡面有沒有其他跟妳現在身上穿的不同形式的衣服?」「你在說些什麼,我要播報新聞,我當然要穿著身上這種專業形象的套裝」「那這樣不對,我說啊,我們生意人的交際應酬,怎麼可以穿這種包得緊緊的衣服,我看這樣好了,我帶你去買幾件可以看,像樣點的衣服,這樣才能襯托我的地位」不等我拒絕,黑狗一把抓住我的手,便要拉我出門,我心不甘情不願地將房子鎖好了,便上了黑狗的車子。美魔女的生活(四)黑狗直接要我坐在他的副駕駛座,我沒得選擇,只好坐了進去,並且用包包遮在我的雙腿上,免得被他手吃豆腐。「嫂子,這是妳第一次坐我的車吧,我這車是又大又舒服,你看看這車裡的配件……」「你廢話少說,趕快開你的車,這些事我一點興趣都沒有想要知道」「好,我開車就是了,妳別急」一路上黑狗對著我說著很多的話,都是有關於他生意上的事情,我都沒有聽進去,我只想要放鬆自己,不再去想。最後車子來到了一間大型的服裝店,店門口站著兩位頗為端莊的女性店員,櫥窗擺著剪裁時尚的衣服,跟我身上穿的也沒有什麼差別,不知道這黑狗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他先讓我下車,在店門口停好了車之後,就拉著我直接往裡面走去。那兩位女店員其中有一位幫他推開店門口,我們走進去之後,迎向我們而來的又是一位女店員,長得比站在店門外的好看,頗具姿色。黑狗向那位女店員說著,「妳老闆呢?我找妳老闆,順便叫妳們店裡的老裁縫師也一起來」隨後便大搖大擺地坐了下來。那女店員隨即將店後門走去,過沒多久,從門後出來兩位男子,其中一位,滿臉堆著笑意向黑狗走來並且說道:「陳大老闆,歡迎歡迎,您怎麼這次來都沒有通知,您要買什麼衣服我們直接幫您送過去就好啦,何必那麼客氣!」「別那麼說,我今天來,是要你幫我旁邊這位美女量身訂做幾套禮服,我要高貴、典雅……,」黑狗一邊說一邊將服飾店老版拉去旁邊竊竊私語. 他們談了一會兒,老闆便向黑狗回答:「沒問題,陳大老闆您交待的我們一定會做到,您放心」,隨即便走向他身旁的老裁縫師還有那位女店員那裡說了幾句話。「小姐,請跟我們來,我們要為妳量身材」美麗的女店員將我引導到樓上去,那裡是個私密的空間,女店員一打開拉門,那是一整個四周環繞著鏡子的地方,我可以從各種角度看到我的一舉一動,非常特別. 接著,黑狗跟老裁縫師也走進來了,我對著黑狗說:「你,你為什麼要跟過來這裡?」「嫂子,是這樣的,為了怕妳的晚禮服跟妳的身體搭配不上,所以我得親自來幫妳挑,免得訂製下去之後便無法退貨,再加上,……」黑狗說的一嘴的理由,我懶得聽了,便向他說:「好了,好了,別說了,反正你今天老大就是不走了」黑狗對我笑著,隨即要那老裁縫師上前為我量製尺寸,那老裁縫師正準備要拿起布尺幫我量尺寸的時候,黑狗說道:「喂喂喂,你懂不懂啊,你這樣子怎麼量」那老裁縫師愣住,黑狗接著說道:「我們這位美人身上衣服、配件那麼多,量起來準確嗎?到時候不合身的話,怎樣,你要負責啊,我可是要帶她赴宴會去的,你最好給我專業一點!」黑狗擺明在無理取鬧,只是這老裁縫師一臉老實,被他嚇得一身冷汗,我看他年紀也大,如果讓他丟了工作那也不好,只好對著那老裁縫師說:「沒關係,你要怎麼量,我配合你」「王小姐,妳恐怕要只穿內衣、褲來量,這才會標準……」這老裁縫師邊講這句話,嘴巴邊發抖,我想這一定是黑狗的主意,他只好照辦. 「好的,我脫,你們這裡哪有更衣間?」「王小姐,不好意思,我們這裡沒有更衣間,所以只好……」女店員在旁邊補充說著。這黑狗擺明就是要看我,所以才會用剛剛那些藉口要帶我來買衣服,我眼看著無辜的他們兩個,也只好照辦,開始脫起衣服來。當我脫掉身上的套裝時,鏡子前面展現的是我無暇的身材,今天我穿的是黑色的胸罩跟內褲,內褲還有扣帶連接著我的絲襪. 「這樣可以了吧,黑狗」我開口向黑狗說著,並且用我的眼神瞪著他。「我沒有什麼意見,裁縫師怎麼說,就怎麼做」「可以了,王小姐,不好意思麻煩妳」老裁縫師害羞的向我說著。他剛始拿著布尺,專業的在我身上量著身體的每一份尺寸,隔壁女店員也將他喊出的每一個尺寸用鉛筆在一張圖片上標示尺碼,黑狗都在一旁看著。過了一會兒,那老裁縫師將所有尺寸量好,便向黑狗說道:「陳老闆,都量好了」,並且回頭示意要我穿上衣服。「老頭,你等等,誰說好的,你量的數據拿過來我看看」那老裁縫師被黑狗嚇的,連忙將女店員手裡的圖拿給他。「你瞧瞧,你懂不懂啊,我這位美人,明明胸部那麼大,你給它寫什麼36D,你這樣子量,要怎麼去顯現她雄偉的上身給別人看,D什麼D,我操」黑狗舉起手便想往那老裁縫師打去「黑狗,不許你亂打人,沒關係,你在量一次,順便要他來看」那老裁縫師隨即又將布尺在我的胸前繞了一圈,便將尺碼讓黑狗看,黑狗走了過來,在我身邊繞了一圈,看向老裁縫師手上的布尺,隨即將他搶了過來,說:「就說你不懂,我來」然後黑狗便用他的手在我的身上游移,我的胸部、腰、腿,全部被他摸個一乾二淨,感覺他只是來吃豆腐的,剛剛說了那麼多,都只是瞎扯淡。「好了,黑狗,夠了,時間也晚了,我想回家」我一邊用手抓住黑狗的手,一邊用嚴厲的眼神看著他。「好好好,嫂子說的是,我剛好也量的差不多了」在我面前的黑狗,又變回了之前的模樣,那位女店員跟老裁縫師也感覺有點驚訝。我隨即別過身來將衣服穿上,便要走下樓去,黑狗看我動作如此迅速,連忙將尺碼圖遞還給老裁縫師,並且要他好好的去做,不然有他好看。我回頭向黑狗說道:「還不走?」黑狗變三步併兩步的向前走來,緊跟在我身邊。要離開之前,店裡面所有的人列隊向我們道別,我此時有點飄飄然,也想像不到,黑狗竟然如此吃得開. 車子依著我的要求回到了我家,到達家門口之後,家俊已經跟黑狗的手下等在門口,我一下車就跑去抱住家俊,對著他說:「家俊乖,媽媽好想你哦」家俊說:「媽媽,妳跟叔叔出去好久哦,還好有這位叔叔帶我去吃好吃的東西,還帶我去百貨公司玩」「家俊,媽媽剛剛跟叔叔談公事去了,你乖,先進房去」看著家俊跳著走入房子裡,我心裡放心不少,回頭看向黑狗,對著他說:「別忘了什麼事都不能讓家俊知道,不然我會跟你拼了命」「嫂子,我知道,我保證我不會說」「別再叫我嫂子了,我們不是什麼親戚關係」「不,不然要怎麼叫妳呢?」「叫我蕾蕾吧,我同事都這麼稱呼我」「好的,嫂……,不,蕾蕾,明天我來接你下班吧,我還有事跟你商量」「不用了,這段時間讓我靜一靜,有事情你再打電話給我吧」我隨即將房門關上,並且靠在門口吐了一個大氣。美魔女生活(五)打了一整天,今天真是累了,沒想到沒上班的日子,打出來的字竟然比平常還多,线; 只是在這些過程裡面,跟著板上的大大們互動,真是一件有趣又開心的事,雖然心中早已經有了想法,還是歡迎大家提出看法交流。只是對我而言,最難寫的其實是肉戲,要寫的好、寫的妙、寫的呱呱叫,线; 要有創意又不能夠抄襲,明明大家的姿勢都一樣,卻要將男女主角的情感、動作完整呈現,那真的很難,總不能一句話:「幹,我幹死妳了」就可以終了,還不如將劇情寫的誇張一點,空中接力交合,男女主角飛天鑽地的,恐怕在我文枯詞窮的時候要另開主題,才能夠拋開現實的拘束,狠狠地亂掰。最後還是小小再說一下自己的心得,當我發現自己費勁千辛萬苦努力擰出來的這些文字,還比不上板上某些美女、人妻的一張貼圖(沒錯,「小人妻」真是板上的殺手,專殺「小生命」的),自己就覺得還有進步的空間. 最後,謝謝大家抽空看了這段引言,這是我神志不清的情況下寫的,就當看個笑話吧。作者:fangjoe24首發、獨發:春滿四合院美魔女的生活(五)接連幾天,黑狗都想找我,但是我都用著工作繁忙的理由打發著他,能離他多遠就有多遠,只是這黑狗畢竟也是這一天,我結束電視台的工作,正準備走出電視台大樓的時候,看見黑狗正站在電視台的門口,同時家俊也在一旁。「黑狗你……,家俊怎麼會在這裡?」「蕾蕾,妳好忙,好難找,我有很多要緊事想要找妳,妳都一口回絕,我只好去妳家找妳,去到妳家的時候,正巧看到家俊在門口玩耍,所以我就把他一起帶過來了」「你到底有什麼事要一直纏著我?」「蕾蕾,上次去訂做的禮服已經好了,他要我們先去試穿,另外,今天晚上有個晚宴,我想妳陪我一起去」因為是之前答應過黑狗的事,我也不便多做拒絕,但是想到家俊,我走到黑狗的旁邊,輕聲地說:「待會,家俊應該不會在場吧」「蕾蕾,妳放心,我答應過妳不會讓他知道的,我待會就讓手下先帶他回家,妳家鑰匙先給我」我將鑰匙拿給了黑狗,黑狗轉交給他的手下,我、家俊還有黑狗陸續坐上車子。一路上家俊坐在我跟黑狗之間,不知道的人,還會以為我們一家人一起出遊,車速很快,一下子就來到了服飾店前面。黑狗對著家俊說:「家俊乖,黑狗叔叔要跟媽媽買衣服,待會這位大哥哥會先帶你去買晚餐,是麥當勞哦,然後他就會送你回家去玩」家俊天真地對著黑狗點點頭,就坐著黑狗的車先離開. 「走吧,蕾蕾,他們都在裡面等了」一走進去服飾店裡,又是一整排的人列隊歡迎,真不知道黑狗是他們多大的客戶,要這麼大陣仗。「陳大老闆,因為時間有點急迫,所以今天先讓王小姐試穿紅色晚禮服,另外那幾件改天再給您通知」「好,我知道了,那件晚禮服在哪裡,我要她趕快試穿」「好的,王小姐,請跟我來」,我隨後被女店員引導去後面的試衣間,而黑狗正等在外面。過了一會兒,換穿上已經剪裁好的紅色晚禮服的我慢慢的從後方走了出來。所有的人眼睛都為之一亮,這件晚禮服將我的領口作得很低,我的乳溝非常清楚且明顯,胸前的白肉露出一大半,上圍完美的弧度顯現出我胸前的偉大,腰身以及裙擺那邊的剪裁也很清楚地呈現出我身體的曲線,使得黑狗看了目瞪口呆,讚不絕口,忍不住說道:「蕾蕾,這件衣服真是跟妳好搭啊,你今晚一定會成為眾所矚目的焦點. 」我沒有理他,繼續在鏡子前面照著,事實上,我也認為這件晚禮服,很漂亮,我很喜歡. 黑狗的手下將家俊送回家後就連忙趕了回來,車子停好之後,黑狗變隨即將我帶往車上,這次只有他跟我坐在後座,一路上他的眼睛都盯著我的胸部,我沒好氣地將雙手交叉在我的胸前,別過臉去。到了目的地,我才算大開眼界,那一個宴會的場合,出席的人都是一些本地的政商名流,大家互相敬酒、交談著,笑聲在每個角落此起彼落。當黑狗把我帶到會場的時候,有一個瞬間,所有人彷彿都停止了對話,突然之間鴉雀無聲,因為他們從未看見,在主播台前的我,有過這樣的打扮。黑狗向服務生要了兩杯酒,便帶我跟著他在會場裡面四處與人交談、認識,不一會功夫,陸續有人上來跟我們打招呼。這些政商名流們一邊跟黑狗說著我不感興趣的話題,一邊用他們的眼神往我身上飄,有的人還會在湊上前來的時候用手撫著我的腰,或用手肘輕輕碰觸我的身體,吃點小豆腐,而那些站在遠處的男人雖然在聊著天,但是我都能感受到他們正在用眼神凝視著我胸前的那片白肉與美腿。紅酒一杯接著一杯,已經超過我平常喝的量許多,或許是因為酒精刺激的關係,我的頭開始疼了起來,便向黑狗說我想回家,請他送我回去。黑狗連忙叫了身邊的手下去倒了一杯水,說是要讓我先沖淡體內酒精的濃度,那手下去了一會兒,才將倒滿的水杯拿來給我,我不疑有他,便將那杯水一飲而盡. 黑狗看我一飲而盡,便叫他的手下多倒幾杯,我因為頭痛急於想要解酒,所以接連喝了幾杯的水,雖然頭還是那麼痛,但是開始有種想要睡覺的微醺感。最後我還是要求黑狗送我回家,我最後的記憶就是他用手撫著我的腰送我回車上的那段路程,上車之後到回家的這一路上發生了什麼事情我都不知道。隔天一早醒來,我是在家的床上醒過來的,我手摸著頭,對於昨天晚上酒醉之後所發生的事,我是一點印象都沒有,往床上鬧鐘一看,才七點多,還好,時間並不算太晚,昨天喝下的酒,除了讓我的頭疼以外,我的下體也有點腫脹,這是我去洗澡時照鏡子時發現的,另外,我的脖子跟胸部也多了幾處的痕跡,很像被種草莓似的,是黑狗做的嗎,還是?我努力的想要回想起來,但是腦海裡面卻完全沒有印象。洗完澡的我去敲家俊的房門,這孩子還睡得真舒服,我馬上走進他的房間拉開他的窗簾,對著他說:「家俊,起床了,你要準備上課了,別再睡了」我順勢用手拍著他的屁股,叫他起床。家俊張開睡眼惺忪的眼睛,對著我說:「媽媽,妳昨天很晚回家,今天怎麼可以那麼早起?」「你昨天有看到我回家,什麼時候?是誰帶我回家的?」家俊:「就黑狗叔叔帶你回來的,大概是晚上十點鐘左右,我才剛要去睡,就看見他用家裡的鑰匙開門,然後媽媽妳睡得很熟」「然後呢?然後怎樣?」「黑狗叔叔一看到我,就對著我說,家俊乖,媽媽已經睡著了,不要吵她,你也趕快去睡。然後上次帶我去玩的叔叔就把我帶進房裡哄我睡覺了,接下來的事我就不清楚了」「果然是黑狗,今天一定要找機會問問他到底對我做了什麼!」我要家俊先去刷牙、洗臉、換衣服,自己去做了個簡單的早餐,在家俊吃早餐的同時,我對黑狗打了通電話。「誰?是蕾蕾啊,怎麼這麼早就打電話給我」「我問你,昨晚你送我回家之後,有沒有對我做了什麼?」「我還想說妳要說什麼,這件事我晚上給妳答案,就這樣,我還要去補眠」黑狗馬上掛了電話,留下心中滿是疑惑的我,時間也快來不及了,只好趕快帶著家俊出門去上課. 一整天下來,我都有點魂不守舍的,同事還關心我發生什麼事,我只是說我有點累。下班之後,我在電視台門口又碰到了黑狗。「你來得正好,昨晚的事你給我解釋清楚吧!」「蕾蕾,妳急什麼,有些事情妳不想要它發生,它就會發生,又有些事情妳想要它發生,它卻怎麼樣都不肯發生,這件事情不需要問得太清楚」?「很簡單的事情你卻在繞圈圈,如果你不是分明不想回答,那就是做賊心虛」「好,OK,我沒有碰妳,從頭到腳,完全沒碰,你相信了嗎?」「我不信」「呵,妳要我說,我說出來妳又不相信,妳難道這麼想要我上過妳了嗎?」黑狗說的沒錯,這件事情沒有辦法窮追到底去問個明白,我只好對著自己說著,這件事就此打住。「那你今天來這裡幹什麼?不要擋著我回家」黑狗:「我今天來是跟你說件好事,妳知道嗎?妳昨天好紅,弄得大家都心癢癢的,一堆人追著我問我跟妳是什麼關係,怎麼會一起出現……」「如果你是想要吹噓你昨天有多風光,那大可不必了,我想回家」「蕾蕾,我話還沒有說完,就因為妳的關係,今天讓我談成了兩筆生意,總價3000萬,妳看,妳一個晚上就幫我賺了3000萬」「3000萬,這是什麼樣的數字,我……真有這麼大的魅力?」「所以,我今天是要帶妳去慶功的,我已經訂好了餐廳,妳趕快上車」我半推半就的上了黑狗的車,腦海裡面還轉不過來,我們家的債務只有一天就償還黑狗一半以上,這是什麼樣的情形發生……車子一路上開到了全市裡面最大的餐廳,一停好車,便有人走上前來打開車門,我一下車,就引起路人目光的焦點. 因為我還穿著早些時候播報新聞的套裝,所以有人認出我來,我急忙要黑狗趕快帶我進去,免得被更多的人認了出來。一進餐廳之後,便被服務生帶往私密的包廂,這裡只有我跟黑狗兩個人,我顯得有些緊張。「蕾蕾,妳想吃點什麼,牛排?」我對黑狗點點頭. 「來兩份牛排,要七分熟,不要太老,還有上兩瓶紅酒,我要……」黑狗熟練的點著餐點,而我還東張西望的有點心神不寧。「最後,你過來,我有話對著你說……」黑狗趁我不注意的時候站起身來,對著服務生說了一些話,並且拿了一些東西給他。「黑狗,你是做什麼,為什麼要站起來」「沒有,蕾蕾,這年頭的人很貪婪,沒有給點好處,是不會用心幫我們做事的」「你可把人家說成什麼,人家可是專業的服務生」「我沒說什麼,我只是心甘情願地給錢,請他幫我們服務做好一點,做快一點」我沒好氣地看著黑狗的嘴臉,這種人的心態真是老大爺的性格。過了一會,服務生將紅酒端了上來,遞給了我跟黑狗。「蕾蕾,我說啊,昨天看妳喝了那麼多酒,今天真的不好意思再叫妳喝,只是這兩筆生意真的是托妳的福,所以就讓我們乾了手上這杯吧!」為了慶祝早日還清債務,我以後也樂得輕鬆,於是我舉起手上的酒杯,敲著黑狗手上的酒杯,就將杯中的紅酒喝下。「好喝,這什麼酒?」「這是我專門為妳點的法國來的紅酒,產自於……地區,酒一入口便順入你的喉嚨,然後……」(原諒我對紅酒沒有研究,所以這段寫得很空虛,請自行想像)「想不到你懂滿多的」「沒有,做生意的都要這樣跟人家談!」這一天,我好像對黑狗卸除了心防,跟他談起很多事情,心中對著他也好像沒有那麼多的怨恨,他的臉,也沒有那麼醜了……「先生,小姐,我們要上菜了」服務生端著佳餚,陸續地上著菜,我跟黑狗有說有笑,他在跟我說話的時候,身體會不自覺地碰觸著我,我好像被電到一樣,有點快感,怎麼,我會對身旁的黑狗有感覺,我的天。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變化,看著吃的也差不多了,於是我向黑狗說我想去補個妝,待會請他送我回家,沒想到黑狗沒多說什麼,一口便答應了。在化妝室裡,我看著鏡子前面的我,臉頰紅潤,可能是剛剛那瓶紅酒的關係,讓我的臉好像泛了紅潮一樣,我拿著水輕輕拍打我的臉頰之後,對著鏡子補一補妝,回想剛剛對黑狗的感覺,直對自己說著:「王靜蕾,妳別胡來,他是妳的仇人,妳不能對他有任何想法,妳現在要冷靜」舒了幾口氣之後,我走出了化妝室,沒想到黑狗已經等在外面。「蕾蕾,今天看妳喝了很多,還可以吧」「沒問題,待會就麻煩你先送我回家」「好的」我們開始走向門口,突然之間,我的腳步踉蹌,已經快要跌倒,黑狗一個箭步上前,將我的身體扶住,我整個人靠在他身上,我的臉頓時之間更加紅潤。「蕾蕾,妳沒有事吧,還是我扶著妳走出去吧」「這……」「妳別猶豫了,妳看妳都快站不穩了」這一路上,我整個人被黑狗扶著走出門,從黑狗手上傳來的那股溫暖,已經讓我的心有點融化。當坐上他的車時,我整個人的臉已經紅透了,我的意識開始迷糊,只有聽到黑狗要他的手下快將車子開回家……「蕾蕾,妳快點醒醒,妳不能再睡了,要起來上工囉!」忽然之間有人拍打著我的臉頰. 「什麼,上工,我人在哪裡?」我還有些意識模糊,睜開眼睛一看,這哪裡是我家。「我在哪裡,而你怎麼會在這裡?」「這是我家,妳現在正ㄧ絲不掛地躺在我家臥房裡面的大床上」什麼,這裡是黑狗的豪宅,而我正全身赤裸地躺在他的床上,我馬上將棉被往我身上一拉,想要蓋住我的全身。黑狗慢條斯理的走向床對面的椅子處,隱約之中可以看見他醜陋的屁股,難道他也是全身赤裸嗎?黑狗坐在椅子上對我笑著,手裡還拿了個酒杯,喝著紅酒對我說:「蕾蕾,之前那次,我那些糊塗的手下拿了什麼安眠藥,讓我幹著妳的時候,妳都在昏睡,活像個死人一樣,一點情趣都沒有。這一次可不同了,我要他們幫我拿幾瓶春藥,叫餐廳的服務生加了不少在妳喝的酒裡面,剛剛看妳在餐廳裡面臉色越來越紅潤,我就知道藥效大概要發作了,隨即叫手下開車載我們回來,這一路上妳的大腿跟胸部都在我身上磨蹭、磨蹭的,難道妳都忘了?」「你胡說,我……我不會這樣的,你不要騙我」「呵呵,妳真的忘了,剛剛我帶妳回來的時候,妳一直衝著我的身上吻著,我從來沒有看過那麼放蕩的女主播,妳倒是頭一個!」「接著,妳自己將身上的衣服脫掉向我走了過來,一邊走還一邊想要脫掉我的衣服,我只能任妳擺佈啦,妳看到我全身赤裸,便蹲了下來對著我的肉棒傻笑,手還不斷地套弄它,害我差點忍不住射出來,妳一邊玩我的肉棒,一邊用手摳著自己的肉穴。最後還站起身來,對著我耳邊猛吹氣,說要我趕快用大肉棒好好的上妳,接著就硬拉著我的手走進這房間來……」我眼睛開始泛著淚水,沒想到,我竟然跟我的仇人上了床,依他的說法,這一切還是我主動引起的。「接下來呢,你到底對我做了什麼,黑狗,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我失控的對著黑狗大叫。「蕾蕾,我還能做什麼,當然就是舉起我的大肉棒,狠狠地幹著妳啊,妳要知道,妳剛剛是有多麼的淫蕩、放浪,真是使我大開了眼界,我還真想讓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你這副淫蕩的模樣」「你,你這個沒有良心的東西,你說的照顧就是這樣在對待你兄弟的老婆嗎?」「蕾蕾,別傻了,這世間上沒有人美食當前還會拒絕的,還說,是妳主動挑逗我的,我只不過是配合妳罷了」「沒有你這狼心狗肺的東西加的春藥,我怎麼會這樣,你竟然還說是我主動挑逗你的」「蕾蕾,有些事是很難講的,我哪裡知道妳會不會貪圖我的財富藉著我的春藥來主動誘拐我,不過妳不用擔心,我會對妳負責的,我會負責讓妳再添一個小寶寶」「你……」「忘了告訴妳,我剛剛有一件事情漏講了,那就是我有用影片記錄下妳床上的模樣,妳真應該好好看一下的,免得妳會忘記妳剛剛有多淫蕩」黑狗一邊說著,一邊從他的身後緩緩降下了投影布幕……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