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G热搜
【已成往事】(1~2) 作者:自言自語
匿名用户
2024-02-23
次访问
  字数:7109名稱:已成往事作者:自言自語首發日期:2014/08/08首發地點:春滿四合院引言:不是虛構的小說,也沒有任何藝術加工,這是一篇真實的故事。既然選擇發在這,自然也是做好一段回憶被院友拿來意淫的心理準備,但另一種意義上,也是找個地方把埋在記憶那片廢墟的一些東西刨出來,拍掉灰塵、補上破損、擺弄幹凈後放在那,也許很多年後,有些心的東西被時間浸泡得看不出原來的樣子時,可以回頭再來這個地方對著滿篇的文字發個呆,自然也是不錯的。事實上,起筆時這篇文章的女主角已經離開筆者很長一段時間了,從相識相愛到分道揚鑣,期間發生的諸多事情對筆者而言猶如一場夢,很多事情後來回想起來顯得那麼真實卻也那麼虛幻,一些事情甚至直接改變了筆者對於愛情、對於性的態度,以至於之後很長一段時間筆者才能夠從中掙脫出來。廢話說得有些多了,就此作罷。**********************************************************************一、黑暗的惡作劇沒有什麼浪漫的邂逅,和女友(以後就稱之為「菲」吧)走到一起的開端是一場相親。男大當婚女大當嫁的主流觀念影響下,到了一定年齡的朋友們自然就會明白什麼叫「家有一老如有一鴇」了。值得慶幸的是,這場相親的結果不錯,我和菲兩個人雖然談不上一見鐘情,卻也意外地在只見到對方第一面的情況下感到格外投緣。以此為前提,一個月不到的時間,我們的感情迅速升溫,甚至讓身邊一些結過婚的朋友覺得我們之間的感情濃烈和默契程度已經不輸於他們。其實菲的長相只是中等略偏上,走在街上的話基本不會有多少回頭率,但是很耐看(不知道院結過婚的人怎麼看,我個人認為找老婆不是找情人的的話,耐看其實比驚艷要好得多)。菲的身材屬於那種優點突出缺點也很嚴重的類型,最大的優點是一副翹臀,滾圓、緊致而有彈性,屬於少見的桃形。但是有得也有失,菲是典型的後翹,卻沒有前突——菲只有A罩杯,所幸我不是巨乳控,所以在得知這件事後也覺得有什麼大問題。不過我沒有想到的是,這個造物的錯誤上還有錯上加錯的問題,不過這是後話了。約莫是認識的第二周吧,我在一次約會中小心翼翼地簽了菲的手,她也沒有排斥,於是順理成章地,我們的親近程度也隨著時間的推移和感情的濃郁迅速升級。但是這畢竟是討老婆而不是玩一夜情,雖然之前很長一段時間沒有碰過女人的我心底繚繞著欲火,我還是盡量保持著耐心最大化地克制著自己的沖動,試圖保持一個紳士的形象,所以我們兩人的親密在很長一段時間只停留在了每天送她到家在樓下淺淺一個吻的程度。期間我或多或少了解到她在上大學時有過一段不短的感情,這也就解釋了為什麼我們交往這段時間她沒有一些女孩兒常見的的羞澀感和對親近的過度排斥,不過他倆究竟發展到什麼程度,她自然是不願說的,我也沒有再多問,畢竟我一不是初戀二不是處男,這種不願多談的心思我還是能夠理解的,當然,理解歸理解,有機會了解真相的話,我自然也是樂意的,相信不少人都有這種心態。放長線的心思是有的,釣到大魚的過程卻有些意料之外。由於膩在一起不想分開,一次送她到家的時候已經夜十一點多了,加之是工作日,整個小區已經看不到幾盞亮著的燈了。你們還真想錯了,雖然是月黑風高夜,我的色膽還真沒膨脹起來,照例只是跟菲兩個人輕輕抱在一起來了一個輕吻。劇本本來應該是一如既往的走勢的,我剛想抽身的一瞬,突然感覺嘴被推進來了什麼清涼的東西,接著是菲壞壞的一聲輕笑。「益達?」既然是她嘴予蚐的東西,總不是什麼惡心的玩意兒,我的第一反應是嚼了一下。「你不是喜歡嚼這個麼,本宮賞你咯。」雖然看不到,菲的話語間卻能聽出惡作劇得逞的得意。「小的哪受得起這福分啊,娘娘快快將這恩賞收回去了罷!」我抱著要捉弄回去的心思,摟住菲的後腦勺,趁菲還沒反應過來就吻了下去。菲起先是一楞,立刻就明白過來我要把口香糖餵回去,隨即笑著抿緊嘴巴好阻擋我試圖撬開她嘴唇的舌頭。為了得逞,我開始用手輕撓菲的腰肢,感到瘙癢的菲剛想像以往一樣咯咯笑,口香糖就被我的舌頭推進她的嘴。被偷襲得手的菲也不示弱,如法炮制想要把口香糖塞回來,我們就這樣一來一往。幾個來回下來,口香糖就不再是我們關註的重點了,彼此的舌頭已經取代口香糖交疊在一起,第一次舌吻就這麼因為一個惡作劇而發生了。臨近午夜的民居樓道黑暗而又寂靜,我們看不到彼此的表情,只能把所有註意力都集中在彼此的唇齒之間,那種感覺遠遠不是之前的淺吻所能與之相比的,雖然是北方的冬末時節,天氣還很冷,我們隔著層層外套仍能感覺到彼此越來越急促的心跳和身體的火熱。漸漸地,我和菲的呼吸變得越來越粗重,菲摟著我手開始越摟越緊,身體也開始緊緊貼著我,甚至有些微的扭動。心底欲望的火星本就被舌吻勾得躥騰,被菲的肢體這麼一撩撥,頓時燃燒了起來,本來環著菲後腦的手先是慢慢向下抱著菲的上身,然後一點一點地向下挪。雙手碰觸到菲的腰帶時,我能明顯感覺到菲的身子在輕微地一顫,但是這種顫抖轉瞬即逝,隨之而來的是菲鼻息間的一聲輕嘆和摟的更緊的懷抱。這種默許瞬間把我心底的欲火煽起了燎原之勢,我的手隨即摸上了菲的肉臀,開始貪婪地揉捏起菲豐潤的臀肉。我的手指清晰地感覺到菲的臀肉先是繃緊,然後開始慢慢松弛下來,而後便逐漸開始隨著我的把玩輕輕地扭動起來。雖然隔著厚厚的牛仔褲,但菲兩瓣軟肉的手感依然豐腴而不失彈性。僅剩的理智告訴我第一次接觸彼此的身體一定要溫柔,不能冒進。所以起初我只是用手掌覆在菲的屁股上畫著圓圈來回摩擦,偶爾地夾雜幾下暗勁。出乎我意料的,菲不但很享受這種撫摸,更在我每次使勁揉捏她的臀肉時一副格外受用的樣子,鼻息間時不時帶出若有若無的悶哼。被縱容的雙手逐漸加重了力度,帶著菲的默許甚至是消受,不再是最初輕輕地揉搓,而是一種充滿肆意的玩弄。我的身體的控制權終於被另外一個腦袋攫取,食指開始有意無意地劃過菲兩瓣臀肉的中間地帶。沒有想象中的抵觸,隨著手指“偶然”地路過,菲的下半身難以察覺地貼到了我的身上,隨即又警覺地分開。但就是這輕輕地一下觸碰,我的另外一個腦袋卻開始止不住地沸騰了。本能地,被欲火燒盡理智的我開始往菲的屁股上暗暗使勁,試圖沖著我燥熱的下身壓上去。意識到我的小動作,菲沒有像之前那樣縱容我,而是輕輕向後挺動屁股,不讓我得手。正在這種尷尬的僵持時,菲的提包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與這昏暗而又充滿肉欲的氛圍格格不入的清脆聲音劃破了寂靜,也驚醒了我們兩人,卻也打破了剛才的尷尬,如同被捉奸一樣的兩個人迅速分開,狼狽地整理起自己來。菲把手機調成了靜音,沖我一晃,原來是準嶽母大人的來電,估計是看時間這麼晚菲還沒到家著急了。天知道準嶽母大人要是知道我和她女兒就在她們家樓下親熱會怎麼想。「你啊……」菲拒絕了來電,啐了我一口,開始整理頭發和衣服,這倆字聽不出來是喜是怒。「嘿嘿……」我心虛地幹笑了兩聲,卻不知道該怎麼接下去。我就這樣誠惶誠恐地沈默著,直到菲整理好了自己。「我……」一個「我」字出口,我卻不知道該說什麼合適。菲卻貼了上來,幫我捋平了領口的褶皺:「也不弄好,不怕出去人家以為你被劫色了啊?」我的心頭一暖,剛想再抱抱眼前這個可人兒,菲卻退了一步:「又不老實,大色狼!乖,要上去了,媽媽估計等急了。」「我就是想……」我急著辯解。「我知道了啦,回去路上註意安全,我愛你,傻色狼。」沒容我說完,菲身子前傾在我唇側吻了一下,隨即轉身上了樓梯。「我也愛你。」意識到菲沒有生氣的我如蒙大赦,小聲叨念著愛意,看著菲的身影漸漸融進樓梯間的昏暗中去。(待續)二、雪媚娘那一夜之後,我們在肉體上的關系並沒有預想中的突飛猛進。在近一個月的時間,我的兩只祿山之爪所能嘗到的最大甜頭,也不過只是隔著層層布料在菲的腰臀處遊曳,只有很偶爾的情況才能靠著偷摸、裝傻等伎倆蹭蹭菲的胸部下緣。以至於很長時間,我最殷切的盼頭堪堪只是天氣轉暖後菲能少穿幾件衣服。不過對於最初已經悲觀準備放棄婚外性行為的我來說,倒也不是不能忍受。「周末要去N市姐姐家一趟,要不要一起去啊?」一次溫存過後,菲整理著被我揉捏得已經變形的衣服,突然說道。「……」這提議讓我有些發懵。畢竟相處才兩個月就以男女朋友的身份拜訪對方親戚,這大大早於我心理上的日程表,一時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不樂意啊,我還以為你很想兩個人一起出去過個周末呢。」昏暗中我看不清菲的表情,但是這聲音帶著一股撲面的挑逗意味。「啊?」我頓時一個機靈,下面的腦袋借著方才未滅的余燼跳了兩條,「你是說……」「噗」我正猶豫要不要借這個話茬,菲卻忍不住笑出聲來,湊上來捏住我的臉頰,「哦呦,想歪了吧?想歪了吧!我就知道你會想歪!晚上住我姐姐家,我跟我姐睡一屋!」「你個小妖精!」這個腹黑的家夥,我又被耍了!菲嘲弄中的得意換來我摟過她在腰間的一陣抓撓,怕癢的菲慌亂地在我懷扭動腰肢躲閃起來,忍足了一口氣才沒在寂靜的樓道喊出聲來……於是在菲的邀請……不,不對,其實是威逼利誘下,我不得不硬著頭皮答應陪她去一趟。別想歪了,這段回憶不會出現姐妹花雙飛這種艷事。雖然菲一直強調姐姐是個大美人,但是我是那種情人眼出西施,而且情人眼只有這一個「西施」的類型。所以對於她姐是個什麼樣子這事,我從X市回來的時候都還是個朦朦朧朧的狀態……不過菲的姐姐人還是很熱情的,不但專程跑來車站接我們,還帶著我們在當地玩了大半天,晚上找了一家泰國餐館款待我們。印象那家泰國餐館的味道還挺正宗的,不過在點菜的時候我很意外地在菜單粈現了雪媚娘。對美食有概念的朋友應該都知道,雪媚娘是日本那邊的一種甜點。於是混在眾多泰國菜中的雪媚娘還是引起了我的註意,隨即就點了一份,打算嘗嘗這道泰國餐館的雪媚娘「泰」在哪。我是個酷愛甜食和糯米制品的人,這道雪媚娘雖然除了盤子以外毫無“泰”可言,卻還是讓我頗為受用,捧在手心綈嫩潤軟的觸感和唇齒間甜蜜清涼的味道著實令我感到愜意。俗話說「飽暖思淫欲」,可悲的是保暖以後我的淫欲卻無處宣泄——到了菲姐姐家後,菲要麼逗貓逗狗不亦樂乎,要麼就摟著姐姐一起貓在她倆的屋子看電視,而我只得洗了個澡後寂寞地躺在隔壁客房用手機上網看新聞。跑了一天實在太累,加之空調很暖和,看了一會兒,我迷迷糊糊就睡著了。「小可憐兒,快起床!」恍惚間,我覺得有毛茸茸的東西在拍我的臉,隱約還聽到了菲的聲音。睜開惺忪的眼睛,我「啊」的一聲,差點從床上彈起來——菲抱著她姐姐的貓,兩只手各握著一只貓爪在我臉上拍呢!被我這麼一驚,菲懷看上去本就極不情願的貓「喵嗚」一聲,也是一彈,從菲懷竄了出去。「小聲點兒!我姐洗澡去了,我溜過來瞅瞅。」菲一副意猶未盡的樣子跑去把貓趕出了門,回頭沖我做了個鬼臉,坐到我身邊把臉湊了上來,一臉的壞笑,「怎麼了啦,大色狼今天好老實啊,嘻嘻!」半天才緩過神來的我剛想說什麼,突然驚訝地發現菲只穿了一件及膝的粉色T恤,由於側坐在我的床沿,衣擺竟然被拉到大腿中部!那白花花的美景讓我倒吸了一口氣,腦袋有什麼東西在嗡嗡地往上頂,張了張嘴卻沒蹦出半個字來。「討厭啊!」註意到我眼神方向的菲旋即臉一紅,飛快地站起身來把衣擺往下拉了一拉,「別看了啦,大色狼!」「不過癮,乖,小娘子快把衣服撩起來,再給爺看兩眼!」難得見到菲局促的樣子,我開始調笑起菲來。「滾!」我的調笑沒博來大白腿,送到臉上的是菲甩來的大白枕頭,「我姐的衣服都比我大一號,只能穿這個了。」「沒事沒事,爺就喜歡這身扮相!」冒著第二個大白枕頭的風險,我繼續嬉皮笑臉。沒有迎面而來的大白枕頭,菲頓了一瞬,隨即原地輕輕轉了個圈,悠悠地說了一句:「那官爺不妨猜一猜,人家T恤抈是不是光著的呢?」淫靡的氣氛隨著菲的話音更隨著飄起的T恤下擺彌漫開來,濃郁而又熱烈,從每個毛孔湧進我的肢體。腦袋的嗡嗡開始變成轟鳴,我的胸口變得燥熱而憋悶,菲簡單的一句話一瞬間便擊碎了我的理智。菲沒有等到我的回答,等到的是我充滿欲望的魔爪。我一把握住菲的手,在菲的輕聲嬌呼中把菲拽到了懷,旋即把菲放倒在床上,整個人壓了上去。「別這……我姐還……」菲對我的欲望有些預估不足,一連串的變故讓狡黠的她也有些不知所措,只能一邊捶打我的後背一邊在我身下蠕蟲一樣扭動著。已經徹底把控制權交給下面那個腦袋的我哪兒管得了這麼多,用全身重量固定菲後,我開始貪婪地吮起菲的脖子,偶爾在菲驚懼的抵抗中用舌頭輕觸菲的耳朵。也就幾秒,這只小妖精終於放棄了掙紮,取而代之的是熱切的回吻、急促的鼻息和我背上越抓越緊的玉手。不同於以往樓道中的昏暗,我第一次能夠看到菲在纏綿時的表情。潮紅的臉蛋兒上,因為害羞和興奮,菲的雙眼始終是緊閉著的,眉頭時而緊鎖時而又放開,顯得格外誘人。這是我們最「近距離」的一次接觸——我就比菲多穿了一件睡覺穿的運動短褲,我們的身子史無前例地就隔了兩層飽薄薄的布料!我甚至可以明顯地感覺到胸前兩團軟肉和下身胯間傳來的溫熱。嗯?不對,胸前這感覺也太柔軟了,我甚至感到了兩粒明顯的凸起!詫異間也顧不得菲同意與否,急著核實猜測的我從菲的屁股下抽出一只手,摸向了菲的胸口。「我沒戴……」意識到我的手上動作的菲再次紅了臉,把唇探到我的耳邊,把誘人的氣息吐進我的腦袋,「便宜你了!」今天的驚喜實在是太多了,我這時的臉肯定快樂成一朵花兒了罷。「等下!」菲突然變卦,按住了我向上的手,「你先答應我一件事兒!」「啊?」突來的變故,給我的第一感覺是又被這小妮子給捉弄了。「啊什麼啊……」菲的小臉兒更紅了,「便宜你可以……但是……」還好不是惡作劇,松了一口氣,我開始邊試圖繼續前進邊催促菲:「好媳婦兒,快說嘛,但是什麼啊?」「不可以……不可以說我那個小……」菲紅撲撲的小臉兒側到了一邊,聲音細的像是蚊子。「哪個?小?」菲突然的扭捏讓我有些丈二和尚摸不到頭腦。「就是……不許說我小……哎……隨你啦……」這聲音連蚊子都快不如了,但緊按著我手腕的小手卻放松了力道。一路從臀丘奔波而來的五指山像是脫韁的野馬……或者說是野狗更合適迅雷一樣攀上了菲的乳丘。登頂的那一瞬間,我深刻地體驗到了什麼叫悲喜交加。我的手在同齡人中偏小,常被長輩們說成是秀氣的那種,可是菲的兩半嫩乳竟然只堪堪能頂起我的掌心。我之前也有過不少女人,胸圍有大有小,如果說她們胸前那對是山巒或者丘陵,菲胸前這倆估計只能算是小土包了,也難怪菲之前反復強調不許我說她小了。更令我訝異的是,小土包上卻突兀著大得有些不和尺寸的「櫻桃」,倒是和以往那些有著巨大兇器當襯底的「櫻桃」們有的一拼。但是喜的是,一方面我對尺寸並沒有什麼苛求,甚至還有那麼一點點對貧乳的偏好(以前的女友中有一個32C的,那種不合身材比例的大,反而常讓我覺得不自在……);另一方面,這竟是我所接觸過胸部之中手感最好的!手掌覆上去的一瞬間,我的腦袋箈荓井蚐晚上那道雪媚娘。除了沒有那份清涼,菲的乳肉像糯米外皮一樣出奇的柔軟,隔著一層布料都能感覺到那種滑嫩,以至於我繚繞著欲火的手指觸到這對小可愛的時候,下意識地就放緩了速度、放輕了力道。不同於對待菲那充滿肉欲的豐臀,我的手只敢輕輕地、柔柔地在菲的胸口撫弄,偶爾輕輕用食指來回撥弄或者用食指和中指夾住揉動凸起的乳頭。「嗯……」不再是以往的喘息,我第一次聽到菲忍不住輕輕的一聲呻吟,後背上緊緊揪著我的T恤的雙手也松開了來,取而代之的是找不到目標一樣胡亂地開始在我的背上四處摩挲。「舒服嗎?」我把嘴唇貼到菲的耳旁,說話之余故意把嘴的熱氣呼在菲的耳廓內。「討厭!」菲左右扭著腦袋試圖躲開我的挑逗,胸口劇烈地起伏著,一條腿卻慢慢纏上了我的身體。「我可沒覺得小色女的身子在討厭大色狼喔。」腿上滑軟的觸感讓我想起菲光溜溜的下身,我另一只手向身後的大腿一摸,果然摸到了一片光潔滑嫩。想到衣擺下的光景,自不自覺地,我的手顫抖著開始慢慢向上遊走。「別!」菲像是突然回過魂兒來一樣,一把拉住了我的胳膊,「別這樣,太快了!」「好老婆,讓我摸摸嘛,就摸一下!」我沒有理會菲的拒絕,一邊苦著臉哀求一邊拖著菲的手繼續向她的腿根摸索,我都能想象出自己雖然苦著臉但眼睛透著是怎樣的淫邪。菲終於沒能阻止我,摸到大腿內側的那一刻,菲的表情像是享受、期待、又或者認命,胸口的起伏隨著我手指的深入而愈發猛烈。終於……「咚咚」敲門聲很輕,輕得我們甚至覺得那是幻覺。我不死心,手上沒停,菲的眼神透著朦朧,也沒吱聲。「在嗎?」敲門的人有些猶豫,頓了一頓,「小兩口兒恩愛是不是忘了時間啊,現在都快一點了。」菲眼的朦朧忽地就散了去,驚恐地撥開了我的手,把我從身上推到一邊。「再不出來我可要進來捉奸了哦!」姐姐的聲音透著戲謔,果然一家人,說話風格這麼像。「這就來!」迅速爬起身的菲開始手忙腳亂地拉好衣服整理秀發,「姐你亂說什麼呢!」又來!我就差這麼一點了好不好!這一家人都成精了不成,每次都是關鍵時刻蹦出來個誰救駕。我一臉茫然,更是一臉失落,卻又不好說什麼,只得呆呆坐在床沿,看著菲收拾自己。「姐我這就過去,你先回屋吧!」看到我的表情,菲吐了吐舌頭。出乎我意料地,姐姐回自己房間關門的那一剎那,菲突然跨坐到我的大腿上,雙手緊緊壓住快被撐得翻起來的T恤下擺。「乖,今天不是都讓你摸到胸了嘛,不許不高興哦。」吻著我的臉頰,菲倒像是一個母親在安慰沒買到心愛玩具的兒子。「好老婆,就是有點不甘心嘛……」我也覺得已經摸到胸部的自己有得寸進尺了,只是眼瞅著到嘴邊的肉就這麼沒了,總會有些失望。「安慰你一下下哦,就一下,看好了。」菲向後微微仰了一點,極快地把T恤撩到了乳頭下緣。映入我眼簾的是上身一片晃眼的乳白和下身小小的一件橘色內褲,內褲的下方竟然還有一小片水痕。「不可以哦」待我緩過神來想要伸手,菲迅速地按下了T恤,輕巧地後跳出去,「說好了就一下下!」一如既往的逗弄意再次浮現在菲的笑容中。「你就讓我晚上睡不好覺吧!」雖然知道菲在逗我,但是這樣的決定對於菲來說也不是輕易就能下的,我自然也不好再抱怨什麼,只好還了菲一個鬼臉。「乖啦,我姐等急了我們就慘了,我得回去啦!」畢竟還不是名正言順的夫妻,我們獨處一室這麼久,畢竟不是什麼好事。「嗯,快回去吧,傻丫頭。」我起身摟過菲,在她額頭上輕輕一吻,打開了房門。「大色狼,我愛你!」菲在門後露出一個腦袋,「快睡吧!」而後帶上了房門。隱約地,能聽到菲打開隔壁房門,然後姐妹倆笑鬧作一團。我早晚會被著小妖精折磨出病來!睡前我冒出這麼一個念頭。誰知道,不久之後,我還真的就被這小妖精給折騰出一場病了。